芭乐视频二维码下载安装

   和学工一样,学农也是要交粮票和伙食费的。

   因在外要待一个月,所以上交的粮票就要三十斤。三十斤的粮票,接近于关平安每个月的粮食定量。

   当然,带的东西更多。

   首先就是必不可少的棉被和褥子。现在距离夏天还远着,晚上肯定还冷,不带被子压根没法睡。

   她闺女不似家里其他三位大学生,一出门只要直接将各自宿舍里的单人褥子棉被打包带走就行。

   等叶秀荷缝出打了补丁又洗得发白的被褥,还有两套换洗衣物,对着单子一样样取出要给闺女带的东西。

   东屋的炕上地下已经堆了很多很多东西。从雨衣到雨靴,方便劳动的鞋子、卫生用品、洗簌用品,再到吃食。

   差点找不着落脚地的关平安又是好笑又是感动。干脆搬家得了~她的娘啊,何至于此,还当她是六岁的娃呢。

   好说歹说的,关平安终于如愿以偿地将被褥和一套换洗衣物一双鞋子部打成一个背包,一个网兜装了大搪瓷缸和铝饭盒。

   随后,她再一手接过她娘递来的“爱心”行李袋。她要是再不接过这个行李袋,她娘可真要气坏了。

   其实照她说真没必要再带走装了桃酥、江米条、饼干、还有果干肉干以及糖块之类吃食的行李袋。

   尤其是装这些在外不好拿出来的食物,还不如直接给她带上几玻璃瓶酱菜,至少她能用来下饭。

   青花瓷女郎街边出游极致优雅

   碍于这怎么也是她娘的一片慈心,关平安打算等出门之后借助小葫芦来个暗渡陈仓直接给换成酱菜肉酱。

   说真的,她真要到这么多好吃的下乡学农其实是违反学校规定的,带领她班的一男一女老师就再三提过。

   他们不是去郊游,是为了接受贫下中农教育,为了感受真正的农村生活。一翻话的核心就是去吃苦的。

   但……

   很显然,与她娘类似的慈母不少。

   走出胡同口,关平安才发现她低估了广大群众的生活条件。得,个个都是小王子小公主行了不?

   难怪古有孟母三迁。

   见状,刚换了酱菜肉酱的关平安又伸手摸进拎着的行李袋,往里稍稍塞了包水果糖和果干,还有两包饼干。

   再多?

   她也不敢了。

   虽然学校里有不少的师生都知道她关平安的大名叫关如初,她的爷爷还姓梅,她家就住在闲人莫入的胡同。

   但谁不知道谁呀,她排上(班上)还有将军嫡亲孙子,部长嫡亲孙女呢,可不像她这半路出家的干孙女。

   到校。

   汇合。

   出发。

   火车上个个兴高采烈地像去春游似的,就是下了火车再步行上个把小时,还真是唱着歌儿到了目的地。

   关平安所在的高一一班到了目的地集中之后,由他们的郝老师和王老师带领到一处叫向红大队下属的一个生产小队学农。

   这里的村庄不像她老家。马六屯和王家庄原本就是一个靠山屯分开,过了王家庄距离下一个屯子可就老大远。

   而这里的村与村之间一般都是就相隔个十来分钟的距离,最近的两个村子几乎接近于她原先靠山脚的家到屯子西口那点路。

   这种情况,关平安不是没见过,南方就有很有村庄村与村的距离就离得相当近。倒是没想到这边也是如此。

   他们一班入住的这个生产小队还有个村名儿,叫马各庄。一个村子皆大部分都是姓马的人家。

   也是巧了,村口就有老槐数,附近也有山。

   一个班有五十个人,这次部被分配到这处马各庄,为此村里就专门腾出打谷场附近的一间仓库出来。

   当然,这是男生住的。

   女学生都是十七八岁的大姑娘了,别说带队的两位男女老师,就是这个生产小队的马队长也不敢让大伙子大姑娘住在一块。

   关平安刚瞟了眼仓库边上据说给他们当厨房的小间,她郝老师已经让她这个小排长开始带队出发。

   干啥?

   她们女生要去知青点放下行李。

   接下来的一个月,她们就入住在那儿。

   而知青点原住户男知青则被马队长安排到仓库和男学生同甘共苦,至于她们这些女学生,人家队长就不再分散安排到村民家里。

   说实话,这种安排挺靠谱的。学校为何安排每个班级一男一女老师带队?防的就是出现女学生吃亏事件。

   知青点的条件挺不错的。

   挺大的一个院子。听说是早前什么保长的祖宅,估计中间又出了什么事,反正没村民占了屋,反而成了知情点。

   为此,杨佳佳还特意跟关平安咬耳朵问会不会大半夜闹鬼。丫的,听多了她姥姥说的鬼故事,胆小的很。

   一年之计在于春。

   春耕春播工作不等人。

   监督她们女生的郝老师没给她们多少时间,一等安排她们二十来人入住的大通铺,不等她们打开行李已经在催了。

   “好饿啊,老师。”

   “老师,我们要上哪儿吃晚饭?”

   “都快天黑了,今天应该不用干活吧?”

   七嘴八舌的你一句我一句吵得人头疼,更是让人后知后觉发现何止是晚饭,午饭她们一个个的也就啃了几口干粮对付着。

   嗯,交了粮票和伙食费就是有底气。不然都挺大的大姑娘还要吃的,你们刚刚没听人家队长提了他已经准备好厨房?

   在学校,关平安给人的印象就是好学勤快又持重沉稳,非常有几分“我是老大,少给我嬉皮笑脸”的架势。

   这样的学生最受教师喜爱。

   但郝老师也对她亲自选出来的“排长”很无奈。你倒出来吆喝几声主持大局啊,光抿嘴笑,笑什么?

   知道你长相好。

   但要说她就对自己最喜爱的学生心怀不满嘛,还真没有。形势如此,不说顾如初,就是她这当老师的,很多时候都不敢管学生。

   有秉性好的学生,她乐意多提点几句,但遇上刺头,连她都不敢多说,谁知会不会有有什么帽子扣在她头上。

   郝老师看着关平安终于忍无可忍拿起饭盒敲了,她不由地暗叹一声。这是她们当教师的一种悲哀,也是学生的一种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