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短

凌慕似乎从来没想过,蓝蝶儿会问自己这个问题。好

一会,他没有说话,蓝蝶儿也只是安静看着他,不开口打搅。

不知道过了多久,凌慕才淡淡说:“现在,各有各的生活,既然都可以过得安逸了,为什么还要见面?”

蓝蝶儿长吁了一口气:“好吧,各有各的安逸。”凌

慕动了下唇,想说什么,手机铃声却忽然响了起来。看

到是陌生来电,他抬起眉角看了蓝蝶儿一眼,正巧,蓝蝶儿也在看着他。

凌慕点点头,才将电话接通:“怎么样?”

“找到落脚点,然后呢?”对方的声音有点沙哑。

“将定位发给我,不过,她应该不止这么一个地方,暂时先按兵不动。”“

你的意思是,一直监视?”对方好像有点不耐烦,“一百万一天。”“

卧槽,这么贵!吃人啊!”凌慕差点想骂娘。“

这女人不简单,被她发现,随时有生命危险。”对方是真的不耐烦,不是为了磨他的钱,“价格谈不拢,我立即走,三,二……”“

粉红色裙装清纯美女甜美写真

成交!”奶奶的,这么贵!简直吃人不吐骨!电

话挂断之后,凌慕一抬眼就看到蓝蝶儿疑惑的目光。

他吐了一口气,努力挽救自己的形象,但,还是气氛。

“一百万一天,你说那家伙是不是太贪心了?”

“一百万一天!”蓝蝶儿比他还要激动,“哪来这么多的钱?”这

简直是要命!

凌慕又想抽烟了:“有是有,但,我赚钱也不容易。”蓝

蝶儿猛地看着他,忽然间,有点想笑。

是呢,凌慕也是个很有钱的好不好?为什么在需要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不是他?她

的男人,她的男人……呵!她觉得自己真的有病,而且,病的不轻。“

解决掉蓝诗音的事情后,我觉得我真的该走了,要不然,我会死在这个地方。”“

有这么严重?”蓝诗音不是说自己是她的姐姐,两个人还做过dna鉴定吗?虽

然是要她做事,但也不至于会弄死她吧?

“还是说,你怕自己死在男人的身下?”

蓝蝶儿白了他一眼,这混蛋,正经不过三分钟,立即又变成流氓。

“我要睡了,那个……你这么有钱,那些什么一百万一天的事情,你自己解决吧。”

“好。”凌慕知道她穷,这丫头想要存个一千几百万,估计都很难。但

对他来说,真的只是小事。

“对了,我这么有钱,你要不要考虑一下,以后跟着我算了,我包养你。”凌

慕在刚才小护士睡的沙发上躺了下来,没想到沙发这么短,睡着真别扭。“

好。”蓝蝶儿淡淡应了声,听不出来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这沙发好小,我能不能跟你换个位置?”她的病床很大,和普通病床不一样,足够他睡有余。

蓝蝶儿真想拿起枕头砸向他的脸,她是病人啊!这人到底有没有良心?“

好吧,不换也行,那我能不能过来和你一起睡,床够大了……”“

滚!”“

三更半夜的,滚去哪里?”“

从哪里来,滚回哪里去。”

“不行,得要留下来照顾你。”“

滚!”“

……我不说话了还不行?”他侧了个身,看着床上那道背对自己的身影。

蓝蝶儿不再说话了,可能有点累,没过多久,呼吸就变得均匀了起来。凌

慕却一直看着她纤细的背影,那双墨色的眼睛没有闭上过片刻。她

身上确实有一种让人活下去的力量,只是,这丫头从来不相信。每

次活得很累,累得绝望的时候,和她说说话,吵吵嘴,他便又有勇气继续走下去。前

路迷茫的时候,她的声音就像是指路灯,照着他前行。

至于海欣……墨色的星眸深处,一抹寒光掠过。

那光泽,很深,很沉………

…蓝

蝶儿终于可以出院了,在医院住了四天之后。

原本凌慕是打算接她出院的,但,人家一通电话过来,他就被请走了。

“我男人来接我出院,你滚吧。”蓝蝶儿这么说。凌

慕一张俊脸顿时黑透:“敢情我就是个当替补的?”“

难道不是你自己屁颠屁颠跑过来的吗?我发誓我没有请你过来。”蓝蝶儿耸耸肩,这话是真的呀。凌

慕真想打她,不过,他不喜欢和女人动手,更不喜欢和女人计较——好吧,计较的话,她除外。“

那我自己吃大餐去。”

“我男人也会带我去吃。”她不稀罕,“我男人比你有钱。”“

你别一口一句你男人什么的,那个只是花钱把你买回来的男人,不是你男人。”凌慕冷哼。

蓝蝶儿依旧耸肩,不以为然:“反正现在是我男人。”凌

慕真的要被她打败了,这女人……好想掐死她!看清楚现实行不行?“

你快点滚吧,我男人要到了。”蓝蝶儿笑嘻嘻的。凌

慕狠狠瞪了她一眼,这才转身走了。他

走了之后,蓝蝶儿唇边轻快的笑意渐渐消失,浅叹了一声,便开始动手收拾自己的东西。

不管前路怎么样,生活还是要过的,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哪来的时间可以在这里悲春伤秋,or伤春悲秋?

鬼知道,她成语好烂的,唉……

战七焰来的时候,蓝蝶儿已经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也向小何要了一套轻便的衣服换上了。

看到房间整整齐齐的模样,战七焰皱了皱眉,明显不高兴。

这女人,为什么一个人都可以过得这么好?好得就像是完不需要他一样!“

听说有人愿意接你出院?”他冷哼。

蓝蝶儿立即挤出一脸笑意:“可是我不要他啊,我有七爷这么好的男人,干嘛要别的男人来接?”

他又哼了哼,不说话,不过,这丫头的话,还是让人心情愉悦的。

蓝天去办了手续,他们下了停车库,上了车。

战七焰面无表情道:“为什么要借这么多钱?”

“有用。”这不是明摆着的嘛?“

可以,再签四年合约。”

“七爷,不用了。”蓝蝶儿看着他,冲他甜甜一笑,“我现在不需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