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可以下载玉米直播

离得最近的当然是彩大驾校。

不过报彩大驾校的人很多,相对来说拿本的时间就要长一些,听网上说还得排队。出于多种考虑周离选择了学校周边的另一个驾校。

这个驾校在网上的评价一般般,听说教学质量很好,挂科率很低,拿本快。

缺点是普遍存在教练骂学员的情况,要找到一个脾气好的教练很不容易。

周离不想被骂。

于是他叫上了楠哥。

楠哥运气极好,又侠肝义胆。

二十分钟后。

周离和楠哥在驾校交了钱,报名费让他们有些心疼,比在雁城至少贵一千多块。

报名的文员小姐姐说:“你们没有指定教练的话,我们就给你们随机安排了,反正最近哪位教练有空我们就安排他来教你们,这两天就会给你们答复,你们可以先刷科一的题了。”

周离和楠哥点头。

他们还拿到了一本书。

粉红色初中萌妹子可爱甜美写真

出门,对门有一家奶茶店,楠哥走不动路了,拉着周离进去歇凉。

“一杯芋圆烧仙草。”

“柠檬汁。”

“这个书有必要看吗?”楠哥把书翻开,看着那些密密麻麻的字就感觉头疼,“这什么啊,整本书上怎么一点彩色都看不见?”

“需要给你画成卡通的吗?”

“嗯?你在嘲讽我?”

“没有。”

“哼!”

下午第一大节有课,微积分。

他们喝完奶茶,再坐会儿,慢悠悠骑着骑行车回到学校,就差不多刚好。

在上课的时候,周离就接到了教练的电话。

声音听起来还挺年轻,是个男的,普通话说得也挺好,比楠哥的普通话还好一点——彩云虽然离益州比较近,但少数民族多,有些方言周离是真听不懂。

教练自我介绍完后,便问:“你们刚报了我们驾校吧?两个人?”

“对的。”

“那没有问题的话,我就是你们教练了。”

“好的教练。”

“现在在上课吗?”教练听出周离特意压低着生意。

“对。”

“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上课了,你们两个在一起吧?”教练说着顿了下,“我简单讲一下,等一下你再转达给你的小伙伴,这几天你们就可以练习科一的题了,在app上看,不用我多说,明天你们上午或者下午来驾校场地找我,我们开始练车。”

“明天就开始么?”

“多练练嘛。”

“下午吧。”

“好,那就下午两点,我把地址用短信发到你手机上。”

“谢谢教练。”

电话挂了,周离将教练说的话传达给了楠哥,然后就被老师点名回答问题了。

倒霉。

下课后,他直接回了家。

连上wifi,下了个驾考宝典,周离并未开始刷题,而是将手机扔掉,想去逗逗团子玩,但被团子无情的拒绝并嫌弃了。

“enmmm……”

周离拿起手机开始看题。

不知不觉间,槐序也凑了过来,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也和他一起看。

周离:“你干嘛?”

槐序:“我学交通知识!”

周离:……

而看着他们认真的模样,团子陷入了短暂的沉思,接着二话不说朝他们跑过来,跳上沙发扒拉着周离拿手机的手。

“你们在看什么?”

“团子大人也要看。”

“快点!给团子大人康康!”

“我们在刷驾考题,你看得懂吗?”周离无奈的将手机屏幕展示给她。

“唔?架烤迪……”团子盯着手机屏幕一眨不眨,双眼反射着手机屏幕的光。

“驾照考试题。”

“……”

团子不说话了。

虽然看不懂,但她还是要看。

而且依然能目不转睛。

周离叹了口气,也不去理会她,这个小东西就是有点毛病,不过他也清楚她的性格,她要不了一会儿就会觉得无聊的。

果不其然,团子很快就从手机屏幕上收回了目光……转而仰头来回打量着两人的表情。

这两人看得太认真了。

“有这么好看么?”

团子小声嘀咕,然后将一颗毛绒绒的小山竹放在了手机屏幕上。

周离挪开手机。

片刻后,团子又放了上来。

周离将她的手挪开,不一会儿,团子把他的手臂当成树枝爬了上去,头枕着他的手腕,时不时扭头看一眼周离是什么反应。

当周离无奈的看向她,试图和她讲道理的时候,她就一脸无辜的看着你——

“喵?”

大概十来分钟后,她又爬到了槐序的肩膀上,一巴掌遮住了槐序的眼睛。

然而槐序不为所动,疑惑的问:“为什么要靠右不靠左。”

“有国家靠左。”

“那为什么你们不靠左。”

“靠左了你又要问,为什么不靠右?”

“哦。”槐序点点头觉得有道理,但沉思片刻,他又有了新问题,“为什么红灯停绿灯行,而不是绿灯停红灯行,或者彩虹灯的时候行?我喜欢彩虹。”

“……”

周离觉得看题的效率太低,还是刷题的效率高一些,同时槐序应该也能少些问题。

很显然,他天真了。

槐序也要答题。

抢答。

还要和他争谁对谁错。

周离心好累。

伸了个懒腰,他有些脑力不支:“今天就刷到这里吧,明天再继续吧,先去吃饭。”

楠哥点了点头。

周离打开qq,问楠哥:“你刷题了么?我刷了一下午题。”

李呆毛:我考试那天看两眼就行。

周离:……

晚上有一节思想品德的晚自习,周离听楠哥说她决定旷课,于是他也不想去了,趁着槐序在家和楠哥开黑的时候又刷了一会儿题,和团子斗智斗勇。

到了夜里,他都上床了,忽然房间门口传来咔的一声,像是有谁在粗暴的开他的门。

接着又咔咔了几声。

周离能想象到团子一蹦一蹦的,跳上去抓门把手,试图把他的房门打开的画面。

但是他的门反锁了。

团子意识到了自己打不开,也不着急,不喊不叫,开始迅速在门口扒拉着门。

“刷刷刷……”

声音非常有节奏。

这个时候的她俨然已不再是一只公主猫了。

周离很无奈,只得掀开被子爬起来,打开门看着蹲在门口还在扒拉的团子。

“怎么了?”

“为什么团子大人打不开门?”

“门坏了吧。”

“哦,团子大人要听故事。”团子一边说着一边从他脚边走进了房间,直接跳上了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