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荔枝app下载安装

“走,去玻璃暖房看看!”顾夜把织了半截的兔毛围巾,和两团毛线,放进一个藤编的篮子里。

月圆赶紧上前接过篮子,想了想,最终没有把她的毛线针放进去。丫鬟本来就是伺候人的职业,平日里姑娘对她们没那么多规矩,在姑娘面前,她们可以稍微随便一些。

今日,姑娘请来的多是名门闺秀,她可不能在她们面前丢姑娘的脸。即便拿着毛线针过去,也没有机会织,又何必带过去?

顾夜却不是这么想的。这儿的小姑娘,要说做个衣服,绣幅帕子,还是很在行的。不过嘛,手工编织到她们手中,便成了新鲜的玩意儿。到时候,肯定会有人想要尝试。

所以,这毛线针和线团,自然是要多带几副的,免得那些家伙们抢她的玩。第一条围巾,是织给娘亲当做新年礼物的,不能让她们给破坏了。

于是乎,篮子里不但加上了月圆练手的毛衣针,还又多添了几副。花好去东宫给太子殿下复诊,今日是良辰在顾夜身边伺候。

她殷勤地往姑娘手中递了一个镂空的铜手炉,又把厚厚的大氅披在姑娘的身上。平日里,姑娘习惯让花好和月圆伺候,这样的机会可不多啊。她要好好表现,免得被月圆比下去。

今日天气不错,冬阳暖暖地洒下金色的阳光,难得一丝风都没有。院中的腊梅悄然绽放,散发出一缕缕幽幽的芳香。顾夜停下来,亲手折了一枝白梅,凑上去轻轻嗅了嗅。清香中带着一丝冷冽的寒气,就如尘哥哥身上散发的味道……

“月圆,我今早写的信,让小白捎回去没?”顾夜嘴巴微微抿起,眼中露出促狭的光亮。

月圆拎着篮子走在她的身后,闻言上前一步道:“姑娘,奴婢已经喂饱了小白,把它放飞了。只是那信……”

姑娘写信时,并未背着她们。其他抱怨的话,倒也没什么。反正主子在姑娘面前,向来没有什么威严和架子。可是……让主子亲手为她织一件毛衣……这要求是不是有些过分?

主子那双拿剑的手,得捏断多少毛衣针,才能习惯那手感?月圆新接触织毛衣,深知其中的难度,有些替主子担忧。

山花灿漫中纯美女生甜蜜笑浅极其勾人

“怎么?替你的前主子鸣不平?”顾夜哼了哼,拈着梅花,缓缓地向后花园的暖房走去。她一袭火红色的焱貂袄裙,披着月白色的狐皮大氅,在万木凋零的园子中,显得格外耀眼。

还没走到暖房,就看到里面已经有几个高大的身影在忙碌着。顾夜笑了笑,道:“大哥倒是没有食言。不过,来得也太早了些。莫非想赶在客人来之前把暖房收拾完,好开溜?”

顾夜怎么可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她踱进玻璃暖房中,褚慕桦听到动静,抬眸望过来。看到顾夜,他那张俊朗的面孔上,露出一丝笑容。指了指暖房的花架,问顾夜道:“妹妹,这些花卉都按照你的要求布置了,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言外之意,如果没事,他是不是可以离开了?顾夜指了指玻璃暖房外面的隔间,皱着眉头道:“我想在外面的玻璃隔间中,开个小小的赏花会。中午顺便在那儿吃顿火锅……大哥、二哥,你们能顺手帮我把外面也布置一下吗?”

今日恰逢褚慕枫休沐,他也被自家小妹拉了壮丁。一听中午有火锅吃,他有些意动地问道:“冬天最适合吃火锅了。妹妹,您顺便也帮大厨房调个锅底呗?”

褚慕桦没品尝过川味火锅的魅力,见向来自制力超群的二弟,居然也会惦记这种叫“火锅”的食物,便问道:“何谓火锅?”

“就是……一群人围着一个锅子,下面燃着火。锅里可以下很多可以吃的食材……”褚慕枫用手比划着。他指了指暖房中绿意盎然的蔬菜道,“这些蔬菜,用来涮火锅,最鲜嫩不过了!”

顾夜点点头,继续道:“我刚刚让人传话给颜婶,让她帮忙做些鱼丸、肉丸、蟹棒、蛋饺什么的,牛羊肉也准备了不少……到时候,我们在这暖房中开两桌,中间用屏风隔开,两位哥哥觉得怎么样?”

褚慕枫心中觉得好笑,小妹当红娘当上瘾了,这是铁了心地要撮合大哥和林姑娘啊!他看着自家大哥,含笑道:“我没什么意见,大哥,你什么意思?”

“这……不合规矩吧?”褚慕桦满心无奈。

顾夜瞪圆了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爹说了,那些什么狗屁繁文缛节,咱们家可不穷讲究这些。大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迂腐了?”

见褚慕桦还要拒绝,她精致的小脸,瞬间晴转阴,大眼睛中有晶莹的泪花在里面转啊转的,小嘴巴撇啊撇,一副“你不答应我就哭给你看”的小表情。

褚慕桦没有跟娇娇的小姑娘相处的经验。一见小妹马上就哭出来了,瞬间缴械投降:“那个……妹妹拿主意就好,我也没意见。”

他的话音刚落,顾夜眼中的泪水戏剧性地收了回去,嘴角勾起一抹可爱的笑容,弯着湿漉漉的大眼睛,甜度破表地道:“大哥,你最好了!”

褚慕枫装作一副吃醋的模样,问道:“大哥最好?那二哥呢?”

“二哥最最最好了!你们都是叶儿心中的好哥哥!”顾夜的目标达成,说两句好听的又不会掉块肉。

她指挥着两个最最好的哥哥:“大哥,二哥,你们去库房搬两张大桌子过来,椅子嘛……每桌至少要七八把。还有那些花,赶紧在周围布置起来,免得客人来了,还一团就太失礼了!”

小妹妹动动嘴,两位哥哥跑断腿。虽然搬桌子这样的事,有下人在,不需要他们亲力亲为。不过,挑选桌椅、茶具等工作,他们都未曾假他人之手。

玻璃暖房的隔间,又宽敞又明亮,堪比前院待客的花厅。四面都是透明的玻璃,光线极佳,造型别致的花架上,摆放着名贵的花草。茶花开得争艳,牡丹正在吐蕊,玫瑰灿然绽放,兰花散发着典雅的清香……中间摆放着一扇梅兰竹菊的镶白玉的屏风,更显出几分清雅的气质来。

顾夜悠然地坐在一个太师椅上,背后是良辰给她取来的靠枕,惬意地沐浴着阳光,低头织着围巾,口中还断断续续地哼着小曲呢!

兄弟两人忙活好隔间的布置,顾夜又催着二哥去厨房准备锅子,大哥呢,也不能让他闲着,就进玻璃暖房去帮着摘蔬菜吧!

本以为,最先来到的是安雅郡主,没想到反倒是袁海晴和林若涵这对小姐妹。袁海晴自从定亲后,就被她娘亲拘在家中,学管家,磨她的性子。就连初雪的时候,都没让她跟去温泉庄子。这些日子,她都快憋坏了。

顾夜受了重伤的事,对外并未声张,所以两人并不知情。林若涵收到请帖时,心中隐隐猜到了什么,心中有些羞涩,又有些期待,更多的是忐忑。那个英武俊朗的少将军,能看上她吗?

早在去年冬天,褚少将军从边关回京养伤,车马经过西城时,她就在围观的百姓中。风,扬起了马车的帘子,那张略带着几分苍白的俊美脸孔,就这样出现在她的面前。

那英俊的五官,带着几分硬朗,显出跟京中少年不一样的气质,卓尔不群、潇洒飒爽……她那颗少女心,不由得怦然而动。

那时候,她没想到,在围场相识的瘦弱少女,竟然是他失散多年的嫡亲妹子。更没想到,在认亲宴上,那位少女口中的醉言醉语,点燃了她心中期待的火苗。那位英俊潇洒的少将军,心中并未有所属,或许……她会成为陪伴他一生的那个……

收到帖子时,她有种“近乡情怯”之感,竟然想当逃兵,寻个借口推了这次邀约。要不是袁海晴,早早就来到她家,约她一同出发,她还下不了决心呢!

到了镇国公府门前,她还有想打退堂鼓的意思,生怕自己心中的小小期望,在今日落了空。还是袁海晴拉着她,语重心长地道:“逃避是弱者的行为,如果你连自己的幸福,都不愿意去把握,那么幸运之神,怎么可能会落到你头上?”

林若涵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鼓起勇气,迈进了镇国公府。好在,镇国公府的下人们,还像往常一样,没有露出更多的热切。让她放松的同时,又有些担心——难道褚少将军真的对她无意?

“别胡思乱想了。你看我,都跟褚二哥定过亲了,也没见丫鬟婆子的态度有什么改变。这样岂不是更好,不会让人不舒服。”

袁海晴一身芙蓉色绣海棠花短袄,外罩对镜绣蝶的褙子,水青色折枝花褶裙。披着银狐轻裘披风,头上虽然没有过多的饰品,她五官明艳大气,显得格外明丽。

而林若涵则身着蝶恋花素白缎小袄,下着一条散花水雾芳草褶裙,云鬓斜斜地挽着,上面点缀着一支繁华累累翡翠簪,衬得她清丽中透着秀雅,美丽不可方物。